网站导航

京东商标转让

当前位置:主页 > 京东商标转让 >
河南高院终审判决“乐神”与“乐神康”商标案
时间:2022-09-27 17:35 点击次数:

20209316120288.jpg

中国法院网河南频道讯:发现自己注册的“乐神”商标被私自转让,终于通过诉讼拿回了。执行中发现侵权人还注册了“乐身康”商标,故要求侵权人一并返还。日前,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乐身康”与“乐身康”商标不近似,不予返还。

1988年7月13日,个体工商户曹成功以自己在桐柏县城西的饮料厂的名义,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乐神”商标。1989年6月10日被国家商标局批准使用果汁、汽水。1992年6、7月,桐柏县工商局未经曹成功同意,将“乐神”商标转让给桐柏县酒厂。桐柏县酒厂更名为乐神集团公司后,乐神的注册商标也获得国家商标局核准,乐神集团公司续展商标。1998年6月,乐神集团公司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乐神康”商标。1999年10月21日,经国家商标局核准,使用的商品为非酒精饮料和果汁。2003年9月,乐神集团公司将乐神和乐神康商标转让给乐神康公司;2004年8月14日,乐身康公司将乐身康商标转让给上海金丝猴食品有限公司和桐柏金身保健饮料有限公司;2006年1月17日,上海金丝猴食品有限公司、桐柏金丝猴保健饮料有限公司将“乐神”、“乐身康”商标转让给上海金丝猴(桐柏)保健饮料有限公司、上海金丝猴食品有限公司、金丝猴食品有限公司;2006年3月28日,上海金丝猴(桐柏)保健饮料有限公司、上海金丝猴食品有限公司、金丝猴食品有限公司将“乐神”、“乐神康”商标转让给上海金丝猴集团有限公司、上海金丝猴食品有限公司、上海金丝猴(桐柏)保健饮料有限公司。

2005年1月17日,曹成功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乐神集团公司停止侵权,返还非法占有的“乐神”商标。经过南阳中院和河南省高院两次审理,最终判决乐神集团公司将乐神注册商标专用权返还曹成功,并协助办理相关权利变更手续。在曹成功向法院申请执行的过程中,发现“乐神”商标多次转让,“乐神康”商标多次注册转让。曹成功认为桐柏乐神集团多次将非法占有的“乐神”商标转让给其关联公司,转让无效;同乐神集团转让注册的与“乐神康”商标近似的“乐神康”商标也是无效的。因此,曹成功向南阳中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上述转让“乐神”、“乐神康”注册商标的行为无效,并将该商标连同“乐神”商标一并返还原告。

南阳中院认为,曹成功诉乐神商标案,法院终审判决将乐神注册商标专用权返还曹成功,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基于此,乐神集团不再是乐神商标的注册人,不享有商标专用权,曹成功也不认可转让。曹成功请求确认乐神。“乐神”的商标是文字商标,“乐神康”的商标是文字和图形的组合。“乐身康”和“乐身康”商标的前两个汉字虽然相同,但读音不同,商标的字体、含义、整体设计都没有相似之处。两个商标在文字构成、称呼、设计、整体视觉效果上都有明显的不同。据此,乐身康与乐身康的商标不构成近似商标,乐身康的商标是乐身康集团公司的智力成果,单独申请注册。曹成功请求确认二者为近似商标,乐身康商标专用权应一并返还的理由不能成立,乐身康商标重复转让无效的理由也缺乏相应的事实依据。而且曹成功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起诉“转让注册商标”,但本案不是转让注册商标。因此,曹成功要求返还“乐身康”商标也缺乏法律依据。

2007年5月,南阳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乐神集团公司向相关企业转让“乐神”商标无效;驳回曹成功的其他主张。

曹成功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称没有“乐神”商标,也不会有“乐神康”商标。乐神集团公司未非法占有“乐神”商标专用权的,国家商标局不予核准“乐神康”商标专用权;被上诉人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乐神”商标完全相同的文字作为企业名称,并以此“乐神”集团的名义参加国内外各种活动,误导公众,损害我利益;与“乐身康”注册商标相比,“乐身康”商标的读音和含义基本相同,大部分文字相同,足以使相关公众对该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解,认为其来源与本人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联系;被上诉人在省内外的商品、商品包装、容器、广告等商业活动中使用该商标,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乐神”商标近似的标识作为商品名称和装潢,误导公众;被上诉人生产的商品的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与我相同,使公众普遍认为两者之间存在特定关系,具有误导性;本人注册商标的商品和被上诉人注册商标的商品属于两个国际标准分类第三十二条,足以证明被上诉人的侵权事实存在;所有上诉人在四次期间一起转让两个商标的事实,可以证明“乐身康”商标是“乐身康”商标的近似商标。四次转让是根据《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转让注册商标时,商标注册人应当将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上注册的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一并转让”。因为“乐神”和“乐神康”是同一商标注册人,在同一种(32类)商品上注册的近似商标,在转让时会一并转让。这一事实既能证明它们属于近似商标,也能证明上诉人知道国家商标局的规定。同时,国家商标局也是这样要求和处理转让的。故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申辩,经双方当事人同意,二审法院认定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乐身康”注册商标是否应归曹Ch所有

河南省高院认为,关于本案的争议焦点,“乐身康”注册商标是否应返还曹成功及该商标多次转让的效力问题。根据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该商标于1999年10月21日获得国家商标局的标准,其注册申请人为乐神集团公司而非曹成功。没有证据证明曹成功在“乐身康”商标的设计和使用中投入了智力劳动。因此,曹成功要求返还商标缺乏事实依据。曹上诉成功的主要原因是该商标与“乐身康”商标近似,表明其对“乐身康”商标的注册和权属有异议。根据《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三款和《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本纠纷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案件有关管辖和法律适用范围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受理商标案件的范围,曹成功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审理。曹上诉成功,四次转让依据《商标法实施条例》第25条、第26条的规定,证明是近似商标。经查,在河南金丝猴集团有限公司与乐身康公司签订的合资合同中,乐身康公司以乐身、乐身康配方、保健品生产批准文号、商标等自有资产投入新合资公司。虽然这两个商标同时转让了好几次,但是从曹成功提供的所有现有证据中,并不能得出两者是近似商标的唯一结论。并且根据《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只有注册商标专用权所有人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上注册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才会一并转让。因此,依据《商标法实施条例》第25条、第26条要求返还“乐身康”商标的法律依据并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纳。曹成功请求确认商标重复转让无效,没有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您是第46055410位访客。地址:中国郑州金水东路282号。邮政编码:450008。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京东商标转让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服务热线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