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天猫商标转让

当前位置:主页 > 天猫商标转让 >
中方面临重大风险 娃哈哈商标早已转让合资公司
时间:2022-09-22 15:55 点击次数:

wKhQv1pTCeOEY19OAAAAAK2UjQE596.jpg

某知名知识产权代理机构的多位专业人士正在逐一研究娃哈哈与达能的合同文本。

虽然4月23日,达能集团仍在《致娃哈哈企业全体员工和经销商的公开信》中表示,“达能集团始终希望与宗(宗新闻,宗)先生协商,通过合理合法的经济手段解决(该纠纷)。”不过,诸多迹象表明,达能已经进入了“法律战”的实质性准备阶段。

4月9日,达能集团向合资公司董事长宗发出通知,准备以合资公司的名义对非合资公司提起诉讼。“通知发出后30天内,如果他们不采取行动,我们将在30天后启动法律行动”。这是达能亚太区总裁范艺谋在4月11日下午的媒体见面会上宣布的。

人们可以将达能的上述举动理解为“采取法律行动增加议价能力”,但不可忽视的是,这一表态一旦发出,就意味着一场“法律战”一触即发。

为什么这么说?原来达能提出的“30天诉讼期”并不是礼节性的宽限期,而是《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中双方约定的法律行动的前提条件。

自4月2日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向媒体披露“达能强行收购娃哈哈”后,记者注意到,不少媒体关于娃哈哈商标使用权和合并冲突的背景报道都是零散的、不完整的,就像挤牙膏一样。然后各方人士根据这些报道做出了各种猜测和评论。情绪占了上风,人们找出各种有利于合资企业中方帮助民族品牌的角度,将这场纠纷定义为“娃哈哈商标保护战”,很少听到“法国人说法语”的说法。

根据记者掌握的合同材料,一旦进入法律战,娃哈哈合资中方面临法律重判的风险。

据记者调查,1996年,“娃哈哈”商标的注册所有人为国有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宗为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合资企业的全称是杭州娃哈哈食品有限公司.娃哈哈的商标经过评估机构评估,价值1亿元人民币。根据1996年2月9日《合资经营合同》,娃哈哈集团对合资公司的注资包括5000万元无形资产,这是娃哈哈商标价值的一半,另外5000万元娃哈哈商标价值由合资公司购买。

上述合同签订于1996年2月9日,2月17日经浙江省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核准,2月18日由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发营业执照。

虽然合资合同约定合资方限期将娃哈哈的商标所有人变更为合资公司,但由于种种原因,变更未能实现。

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为合资公司出具了第一份年度审计报告【浦华审字(98)第219号】,其中记载:以我公司名义注册该商标的手续正在办理中,该商标仍在杭州娃哈哈集团公司注册。

宗后卿对媒体表示:“当时对方提出娃哈哈商标转让给合资公司。我们感觉娃哈哈被调到娃哈哈了。娃哈哈是合资公司,我们还持有很大份额,所以觉得没问题。”

娃哈哈集团同意向合资公司提供独家的不可撤销权利和商标许可,直至商标转让协议获得批准。

据记者调查,1996年2月18日,合资公司获得省工商局颁发的营业执照。第二天,2月19日,合资公司和娃哈哈集团签了《商标转让协议》。

协议重新描述娃哈哈商标定价为人民币1亿元,其中中方出资5000万元,合资公司购买5000万元。根据协议,娃哈哈集团不得在其产品中使用娃哈哈商标,但可以在其企业名称中继续使用娃哈哈。不得将商标或其中的任何权利、所有权或利益转让给第三方,也不得允许任何第三方使用该商标或拥有其中的任何权利、所有权或利益。

该协议封锁了合资公司中方在娃哈哈系列商标上的权益,只允许三个e

“这份合同的主要内容与《合资经营合同》一致。签这个合同的目的主要是配合办理过户手续。”达能委托的知识产权代理机构负责人向记者解释。

为了履行《合资经营合同》而不影响合资公司的娃哈哈商标专用权,三年后的1999年5月18日,合资公司与娃哈哈集团签订了《商标使用合同》。协议:娃哈哈集团同意向合资公司提供独家的、不可撤销的权利和商标许可,可用于在合同期限内在国内外市场制造和销售产品,包括使用“娃哈哈”字样作为商号和公司名称的一部分的权利。根据《合资经营合同》规定的条款和条件,合资公司有权将商标许可仅授予娃哈哈合资公司。

055-79000还规定,甲、乙双方理解并同意仅出于在中国商标局和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的目的签署《简易使用合同》,管辖商标使用的所有条款均包含在本合同中。甲乙双方进一步理解并同意,如果本合同与简化许可合同有任何不一致之处,以本合同的条款为准。

2005年10月12日,娃哈哈集团与合资公司签署了《商标使用合同》第1号修改协议。协议规定,娃哈哈商标可以在一定前提和条件下许可给合资公司以外的娃哈哈公司使用,包括:(1)已与合资公司签订产品加工协议的娃哈哈公司;(2)合营公司董事会确认的生产经营不同产品(服装、化妆品等)的娃哈哈公司。)来自合资公司。

达能表示:根据合资公司章程,如果被许可公司是合资公司投资方的关联企业,董事会需要批准他们之间的协议。由于宗是娃哈哈集团的董事长,也是合资公司的董事长,为了避免利益冲突,到目前为止,任何有关商标的正式合同协议都是由外方副董事长代表合资公司签署的。除1996年合资公司外方董事长为合资公司和为合资公司加工产品的非合资公司签订许可合同外,没有签订其他许可合同。

此外,根据合资公司章程,与合资任何一方的关联企业签订的任何合同,都需要董事会半数以上董事的批准,还需要中方董事和外方董事各一人的批准。达能表示,合资公司董事会迄今尚未批准任何此类许可合同决议。

令人意外的是,达能称,“有资质的知识产权代理机构到国家商标局后发现,娃哈哈集团公司未经合资公司同意,将商标许可合同许可给大量公司使用,其中2001年有24家;2002年12起;2003年18人;2004年9人;2005年14起;2006年10。”

今年4月2日,宗向媒体透露,“娃哈哈掉进了达能敌意收购的陷阱”。他说,法国达能集团最近想以40亿元的低价强行收购杭州娃哈哈集团其他非合资公司51%的股权,总资产56亿元,2006年利润10.4亿元。收购娃哈哈后,达内将在中国食品饮料行业形成事实上的垄断。

「强制收购」从哪里开始?原来,达能认为达能与娃哈哈在1996年签订的合同是完全公平合法的;合资公司有权独家生产、经营和销售娃哈哈品牌的食品和饮料。“宗成立了一个非合资公司,擅自使用合资公司所拥有的娃哈哈商标和原有的产品配方进行大量的生产和销售活动。这是对双方合作协议的公然违反。”在磋商中,达能提出了上述“收购”计划。

宗不接受上述收购方案,并表示《商标使用合同》实际上是变相的商标转让合同。我们的商标所有者只能

如果娃哈哈集团声称娃哈哈商标是自己的,说明合资公司的原始投资不到位。

真的这么简单吗?对于未来的法律战,有关法律界人士对合资企业中方的法律风险深感担忧。

阴阳契约论。报道援引律师的分析称,《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为简本有效,《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为未简本无效,因为备案是强制性的。但记者翻阅最高人民法院2002年10月16日颁布实施的《商标使用合同》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未备案的,不影响合同效力,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未向商标局备案的,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

法律专业人士分析,如果《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中限制合资公司以外使用娃哈哈商标的条款合法有效,娃哈哈集团授权非合资公司使用无疑构成违约。从法律角度来看,“善意第三人”是指事先许可不知情的人,而娃哈哈非合资公司显然不符合“善意第三人”的构成要件。

终止合作后商标还会回来吗?法律分析人士表示,合作终止意味着合资公司解散和清算。根据《合资经营合同》,娃哈哈商标是合资公司的无形资产,也应纳入清算范围。定价后,娃哈哈集团按照投资比例获得相应的份额,而不是自然而然的撤下娃哈哈商标。

主张“商标是我们的”是什么意思?如果娃哈哈集团声称娃哈哈商标是自己的,那就意味着其对合资公司的原始投资不到————当初娃哈哈集团只是以5000万元的商标价格持有相应比例的股份。投入不足意味着这么多年的分红要按比例返还给合资公司,这恐怕不是一笔小数目。

理解达能对于这场即将爆发的法律战的诉求,对于合资中方来说无疑是非常重要的。达能作出如下声明:娃哈哈集团公司已签署《合资合同》和《商标转让协议》,将商标作为出资投入合资公司,并享有与出资相关的股东权益。至今未以合资公司名义注册商标转让,必须立即改正;在明知商标所有权已经属于合资公司的情况下,宗允许娃哈哈集团擅自使用,甚至以娃哈哈集团的名义“许可”给其他公司使用,这是严重的违约和侵权行为,必须立即停止。

在铺天盖地的关于达能“强买”娃哈哈的报道中,大部分媒体希望娃哈哈不要从感情上大跌是可以理解的。但商事纠纷的解决需要理性分析法律风险,而不是喊口号,打嘴皮子。

如果说,签订合同之初,宗对合同项下的权利处置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导致了今天娃哈哈商标使用受限的后果,那就是法律风险意识淡薄的代价。那么,在处理当前的危机时,宗应该补上这一课。当务之急是组建强大的法律顾问团队,充分估计接下来法律战的后果,综合分析合同条款中有利和不利的约定,结合相关法律法规做出理性判断。改过不嫌晚

至于“反垄断”、“保护民族品牌”等国家大事,就让媒体去说吧。(法制网记者万学忠)

“达能收购娃哈哈只能说是一个中外合资公司的合同纠纷。不能把它政治化,定性为国家利益之争。”商务部跨国公司研究中心主任王志乐.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京东商标转让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服务热线

扫一扫,关注我们